您的当前位置:

11国产精品视频 > 国产福利 > 正文

  • 丁真过气之后_1

    作者/赵玉玺

    编辑/冯晓

    丁真的过时了吗?

    从被全网追捧到被迫道歉,丁真只用了两个多月。

    两个月前,四川甘孜理塘一名19岁的藏族男孩意外闯入摄影师胡波的镜头,留下一段“野性与纯真”的短视频,随后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又一场舆论风暴。

    蜂拥而至的媒体和铺天盖地的数据流量,彻底翻转了这位藏区牧少年的人生轨迹,也在大众视野中呈现了多年来理塘这个贫瘠县城的扶贫努力。

    两个月后,丁在房间里抽电子烟的视频在网上爆发,引发争议,他的工作室发布了道歉信。网上名人人设,饭圈逻辑,烟草批评...各种舆论就像一条闭环链条,再次将丁真紧紧捆绑。

    丁真在《Aauto faster》中出道,当场打开网友的礼物,既有《三国演义》、《西游记小王子》等经典作品,也有《马百科百科》、《马场兽医手册》、《DK博物百科》等专业书籍。丁真就像一个蟠桃,承载着人类所有的异域想象。有人长途追逐这位“明星”,有人送他满屋子的书就像在动物园扔食物,有人教他如何通过屏幕实现商业价值最大化,还有人骂他是公众人物抽烟...

    混杂的网络文化和广泛隐藏的藏族文化不断与丁真发生碰撞,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雪域高原、冰川脚下、河兽、寺庙白塔...藏族人简单的日常生活突然被勾入赛博坦空之间的思维方式,真实广阔的藏区和无数鲜活的藏族孩子被粗糙的网络逻辑过滤。

    到现在,网络上关于丁真的追求和争议已经逐渐消沉。也许很快,丁真就会完全喘不过气来,可以骑上心爱的小马珍珠,和朋友们一起在格妮雪山脚下自由自在地骑着马鞭。

    然而,无数参与狂欢的网友对于藏区的异域想象回归理性,还是继续等待下一个丁真?

    四川理塘,一座正在修缮的寺庙。/Tuworm

    藏区还有很多“丁真”。

    从小成长在这片贫瘠土地上的孩子,几乎不知道苹果、桃子、梨子、草莓等水果,蔬菜也认识白菜和萝卜,豌豆荚是他们最喜欢的零食,一块钱五个的气球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玩具。

    西藏自治区巴苏县然乌镇有一个与世隔绝的藏族村落,叫来古村,在理塘县以西745公里处。

    来古在藏语中的意思是“隐藏的天堂”。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来古村位于世界三大冰川之一的来古冰川脚下。它长期遵循古老而传统的生活逻辑,装饰着神秘而日常的西藏。

    来古村有90多个家庭900多人。他们分散在雪山之中,半农半牧,佛塔宁静而凝重。村里住满了藏族人,世代使用母语,以挖虫草、找贝母、养牦牛为生。

    2012年的一个下雪天,来历不明的汉族妇女敲开了来古村委会的门,就像爱丽丝掉进兔子洞一样,开始了她在来古村一年的教学生活。

    来古村和丁真的家乡理塘县有很多相似之处——海拔约4000米。所有村民世代居住在康巴藏族,没有外来民族,也很少迁徙。

    “来到古村的孩子是丁真,年轻版的。”这是陈莉莉第一次在网上看到丁真时脑海中最直接的感受。和理塘县一样,来古村是广大藏区下的一个普通行政县或村。

    当我们通常提到“藏区”时,大部分在行政区划上自动与西藏自治区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中国有三大藏区——卫藏、安多、康巴,覆盖西藏自治区、云南省、四川省、青海省、甘肃省等行政省区,辖141个县级行政单位、8个市辖区、1个管委会。

    三大藏区有600多万藏族人(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虽然只是民族文化意义上的简单融合,但却各有特色。

    卫藏地区佛教氛围浓厚,被藏人称为“法域”。安多地区因其丰富的草原和强壮的马匹而被称为“马田”。康巴地区有民族优势,那里的人大多又高又美,被称为“人类的领地”。

    通往甘孜和雪山的路。/图虫丁真和来古村的孩子一样,住在康巴地区。与来古村的孩子们相处一年后,陈莉莉渐渐明白,这片“丁真”成长的庄严之地,与游客走马观花看到的、网友道听途说想象的大不相同。

    匮乏是她对这片土地最深的印象。

    而冬虫夏草和贝母是来古村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早年一个冬虫夏草可以卖到60元,一公斤贝母价值600到800元。但是由于到古村落的路很长,村民需要步行25公里才能到镇上,材料也不能轻易到达,所以一切的成本都很高。

    当一个地方的物质匮乏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可能无法想象生活和生产的细节会如何展开。

    陈莉莉来到来古村的那一年,男女厕所只有两个,只有两个村民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受严寒气候的影响,青稞是当地的主要农作物。人们每天的主食是巴赞和酥油,偶尔也会吃少量的蔬菜。

    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长大的孩子几乎不知道苹果、桃子、梨、草莓和其他水果。蔬菜也知道白菜和萝卜。豌豆荚是他们最喜欢的零食,售价五英镑的气球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玩具之一。

    电影《气球》中,两个藏族孩子以为父母藏起来的避孕套是气球,玩了一整天。物质的匮乏也让村民的精神生活略显单调。来古村地处偏僻。孩子中文水平不好,获取信息有限。即使家里有电视的家庭也只能看藏语频道。

    偶尔,陈莉莉会给孩子们看电影(学校里只有老师的房间有电源和电脑)。他们喜欢看《老鼠赖宝》和《蜘蛛侠》,但对没有打斗场面和藏族元素的故事片《天堂电影院》不感兴趣。

    在教学期间,陈莉莉经常收到爱心人士的包裹,主要包括衣服、药品和学习用品。“这些东西是孩子的一扇窗户,孩子知道别人穿什么用什么。”陈莉莉说,有时候包里会有一些短裤和短袖,孩子们会拿着这些很酷的衣服,做着各种手势,充满好奇,甚至会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们的老师,问:“那么,是不是很冷?”

    有一次,陈莉莉在看人体穴位图,学生们找到了。他们都围在老师身边,盯着人体穴位图,好像老师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后来,人体的穴位图在不同性别的孩子之间传递,很快就被打破了,直到他们有一次不可避免的遭遇:有一天他们被孩子烧伤了。”

    对于普通牧民来说,摩托车是他们的主要出行工具。/回顾前几十年,来古村“稀缺”的情况在藏区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截至2015年底,西藏自治区仍有59万贫困人口。2014年初,青海省有73.6万贫困人口。

    多次参与藏区公益活动的大学生黎明诗(化名)去年在藏区一个村庄进行实地考察时,意外发现上世纪末“物物交换”这一经济现象在该地区仍广泛存在。

    “都快21世纪了,很多地方还是没有路,粮食匮乏,货币流通少,贸易市场才刚刚成型。为了生存和吃好,人民只能靠物物交换。”黎明诗说,2000年后,道路开通,冬虫夏草价格开始飙升,这种传统的易货生活方式慢慢消亡。

    20世纪末21世纪初,正是第二代田园子弟丁真成长的年代。他们出生在西藏发展的高速轨道上,因此同甘共苦。

    诗人于坚,一旦时代在前进,那些来自传统的永恒的土地、高原、雪山、雄鹰、河流、野兽、寺庙和人们朴素过时的生活,也必须跟随时代,否则就应该在语言中被遗忘。

    丁真的出乎意料地走红,用一个脱离现实的透明玻璃穹顶覆盖藏区,让它以一种异常梦幻和壮丽的形式出现在我们面前。然而,真正的藏区,不仅仅是宣传片中所展现的“纯真”和“文艺”。它瘦瘦的,冷冷的,无边无际,拖着它古老的身躯,与时代独行。

    雪山下的理塘,承载了太多对藏区的美好想象。/图虫

    雪山下的理塘承载了太多藏区的美好想象。/Tuworm

    缓慢而巨大的现代化变革。

    “很久以前他们羡慕向往县城里的生活,但是当他们真的进入县城工作、生活以后,新的向往又产生了,想回村子里了。”

    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藏区正在经历一场史诗般的变革。

    首先,基础设施的建设和通讯技术的普及,足以让荒寒之地焕然一新。

    国家电网公告显示,2014年以前,理塘县以光伏和小水电为主,受天气和季节影响较大,居民不时需要酥油灯照明。2015年,理塘县实现电气化并联网。2019年3月,丁真家所在的冉日卡村接入大电网。

    牧民多杰的家在村子很偏远的地方,附近没有路。每当下雨,道路就泥泞不堪,人们根本出不去。因为他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所以在家里得不到任何信号。有时候朋友给他发微信,几天后他才能看到。

    一天,他兴奋地打电话给他的一个朋友,请他们来他家玩,因为这个村子为他的家人修建了一条特殊的道路。有了路,他就可以出来见朋友,孩子也可以沿着这条路上学,接受教育。

    道路不仅沟通人际关系,还渗透产品和技术。内地的蔬菜和水果通过公路运输到西藏,西藏特有的产品也运输到内地,如巴赞和酥油粉,近年来逐渐成为一些内地人的饮食调味品。

    藏区水电、公路、网线的建设,就像人体内被激活的毛细血管,流过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让物资和信息跨越地理界限,输送到每一个村庄、每一个藏族人,搅动起藏区之间、藏区与内陆地区之间交流的浪花。

    来古村位于西藏昌都巴苏县,海拔约4300米。/来古村虽然地处偏远,但面对现代文明铺天盖地的冲击,土冲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

    大多数藏族人擅长唱歌跳舞,来到古村落的村民也是如此。驻村干部刘局曾经想充分利用村民的唱歌跳舞能力。他找资金,买戏服,让村民们可以更规范地练习唱歌跳舞,联系需要演出的地方,让村民们多一份收入。但村民们不同意,这件事最终被放弃了。

    近年来,政府加大了对藏区扶贫的投入,来古村还修建了水泥路,安装了路灯。一些贫困户被安置在巴苏县的房子里,他们去食堂做饭或做环卫工人。村民的基本生活问题得到解决。

    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村民们失去了挖掘虫草的时间,逐渐远离了传统的藏族生活。“很久以前,他们羡慕、向往县城的生活,但当他们真正进入县城工作生活时,一种新的向往产生了,他们想回到村里。”陈莉莉说。

    一直以来,物质享受对藏族人来说都没有那么重要。他们大多愿意种植青稞,寻找虫草,放生牛羊一辈子。他们赚的钱主要用于与信仰有关的事情。储蓄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然而,面对疾病和死亡以及孩子的教育,他们越来越像中国大多数父母,很难不担心钱的问题。

    藏区独特的地理气候和饮食习惯导致人们患有各种慢性病。四五十岁的藏族人有一定程度的高血压、心脏病、胃肠疾病、关节炎。

    “村民的死,没有理由说。每个人只需要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已经死了。他是怎么死的?不知道。”陈莉莉认为,藏族人民对疾病的恐惧和保守以及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是他们“无端死亡”的最大原因。

    前记者马金玉在青海藏区生活了十几年,她把这十年看作是西藏传统文化与高速现代化交汇的关键十年。

    据她说,过去藏族老人生病,大多去藏医诊所求医。但是现在,大多数藏族年轻人不愿意去藏医诊所,他们更愿意去西方的医院或药店。西藏医院、诊所逐渐成为藏族中老年人看病的场所。

    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根据马金玉的观察,从2010年开始,很多藏族人都有意识地送孩子出国留学,这是金字塔顶端的部分。随着近年来藏区义务教育的普及,越来越多的藏族人把孩子送到内地和牧区附近的城镇读书。

    藏区很多家庭都会自带太阳能板。/图片虫在经济条件比较差的来古村,教育改革像城市化一样迅速。2001年以来,根据政策要求,在方便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全国农村小学和教学点进行了适当合并。此后的十几年间,农村普通小学数量缩水近七成,小村庄数量直到2014年才不再纳入统计。

    对于幅员辽阔、人口稀少的藏区来说,小村合并的影响并不小。2014年9月以后,来古村一、二年级只有十几个学生。2015年,来古村没有小学生,全部进城读书。

    但是藏区的乡镇往往相隔很远,路况复杂,交通不便。来到古村的孩子每次进城读书,20多个孩子被塞进一辆报废的面包车里,一个孩子的路费是20元。

    所以,很多家长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镇上读书。他们不知道学习的出路在哪里。与其让孩子去远镇读书,还不如辍学待在家里收集牛粪,找冬虫夏草,这样也能增加收入。

    为此,几位驻村干部和教学老师煞费苦心地劝说家长让孩子出去读书。

    2018年,村里一个孩子考上了河北省“西藏内陆班”。有家长打电话给回北京住的莉莉,说孩子出去了。你们在一起。你能看见他吗?

    对很多藏族人来说,兰州、西宁、成都等地是他们认知范围内最远的地理边界,外来人口中的“内陆”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遥远而模糊的概念,只能大致等同于“异域”。

    现代文明的侵蚀似乎是毁灭性的,但它很小,可以渗透到西藏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他们对这些变化并不完全不敏感,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但是因为山高路长,没有人回答,只能默默承受,调整形态。

    回京后,陈莉莉把她在来古村一年多的教学经历写进了《来古记》。在这本书的序言中,她提出了以下几点想法:

    “他们是如何在大背景和不可抗拒的自然环境下生活的?西藏还有多少其他村庄?整个中国呢?在地球上?村里有什么样的人?他们像古村落的人一样生活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在丁真的网络名人视频中找不到,在游客的调情中也找不到。

    山坡上的一个小村落。很多藏族人就像这样散居各地。/图虫

    山坡上的一个小村庄。很多藏族人就这样分散在各地。/Tuworm

    离开,留下,再回来。

    牧区远离市区,没有信号,有时候在放牧途中,尼玛会走到海拔高的土坡上,打开购物网站买衣服。下单之后,快递寄到县城,他再去取,这样折腾一个来回就要十多天。

    无数散布在这片高原上的藏民,构成了西藏的独特风貌。陈莉莉把它们形容为青稞,“散落在广袤、野地和寒冷的土地上,具有生死交替和自我作用的轮回”。藏区滋养着他们,他们也构成了藏区。

    26岁的日喀则少年Mima Tsering于2018年毕业于中国南方的一所985大学。毕业后,他成为那曲县政府的一名职员。他平日的主要工作是新闻摄影、编辑微信微信官方账号、进行舆情监测等。

    藏区好工作机会少,考公务员是很多年轻人的首选。此前,据《人物》报道,理塘文旅的年轻员工通常每年都会抽出时间考公务员,考上了就离职,考不上就留下继续工作。

    上大学是米玛次仁第一次离开藏区。高中的时候,他一直想出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受一位教师的影响,他最终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

    在大城市学习生活四年后,弥玛次仁被沿海地区和藏区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震惊了。他乘地铁、高铁、飞机去各大城市旅行,学会了吃海鲜和鱼。然而,在衣食住行和人际关系上的文化差异仍然让他感到不舒服。

    毕业后,他选择回到藏区工作。工作的地方距离我的家乡大约950公里,但是对于米玛次仁来说,这是一次对家乡的回归。

    “小时候,我上学的路上没有路。我步行去上学,家里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现在西藏家家户户都有自来水,电网路也打通了。”近年来,家乡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让米玛次仁有了回到家乡工作建设的信心。工作两年多,他已经借钱买房买车了。

    2020年4月15日,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图虫更多的藏族青年没有米玛次仁那么幸运。高速的现代化冲走了他们原本的生活轨迹,却没有给他们回归传统的机会。

    尼玛上高二的时候,母亲和继父离婚了,家里还剩下500多头牦牛和300多只羊,都得靠母亲一个人管理。山又陡又湿,偶尔会有野熊和野狼出没。有时候尼玛的妈妈晚上还要带着手电筒去山上找羊,又辛苦又危险。

    听到家里的情况,尼玛决定退学回家帮妈妈放牧。尼玛学习成绩还不错。如果他坚持高考,去青海民族大学应该没问题。但是,由于家里的实际情况,继续读书不再是他的人生选择。

    牧区离市区很远,没有信号。有时候放牧的时候,尼玛会去高海拔的山坡,打开淘宝、拼多多等购物网站买衣服。下单后用快递送到县城,他再去取,所以往返需要十几天。网上买的衣服价格比县城的小摊要低很多。这些故事,在外人看来或许是悲哀的,却成了他狭隘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小财运”。

    大振也面临着和尼玛类似的困境。几年前,她被青海师范大学录取为幼师,录取通知书送到了她家门口。但因为家里有一个70多岁的奶奶和一个身体残疾的叔叔,大珍不得不放弃上学的机会,在上班的家附近找了一家火锅店,方便照顾家人。

    有一次,大珍去西宁玩,想给奶奶买一盏长明灯,可是身上没带多少钱。这盏灯的价格超过100元。她觉得有点贵,就一直跟店主讨价还价。直到车快开了,店主才勉强同意降价到90元。

    对她来说,便宜几十块钱的长明灯,就像她奶奶和她的家人。

    当马金玉听到大振的故事时,她突然感到羞愧。“我们接受了那么多教育,住上了稳定的住所,争取过上更体面的生活,但每次来到这人生关口,我们是否反过来保护家人?似乎不是。”

    然而,千里之外高原上的一群年轻人,面对即将到来的剧变,即使内心模糊挣扎,不知道下一步该何去何从,也没有放弃对家人的保护。

    电影《小鹤卓玛》讲述了藏族少年与黑颈鹤的故事。90后、90后藏族青年正处在社会结构转型的风暴中,他们不仅经受住了考验,而且无形中获得了力量。然而,刚刚开始生活的10、20岁以后出生的藏族孩子,正处于未来更为迅猛的数字革命和现代化进程中。一方面是现代生活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另一方面是家庭保守观念的拉动,所以他们未来可能会面临更痛苦的选择。

    由于来古村教育资源落后,即使有汉族老师上课,第一学期的期末成绩在全镇11所小学中依然是倒数第一。

    但是父母不太看重孩子的成绩。有些来到古村的孩子会出去读书,成年人也会出去短期打工,但最终还是会回到老家工作生活。“这种与家乡的情感似乎是放任的。”陈莉莉说。

    一天,一位中年商人来到来古村,说他想在来古村收养一个孩子,并向村民保证,他会给孩子们一个非常好的生活。但他留下的写有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纸,随着他的离去,淡淡地消失在风中,没有多少人在意。

    来到古村的向巴多吉,曾经请驻村干部江厝帮他把孩子转到昌都读书。江厝疏通好关系,办完手续后,香八朵吉反悔了,只因为孩子的叔叔觉得学校不太好,就停了下来。

    藏族父母对孩子教育的保守随意态度,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对家庭价值观的重视。

    在陈莉莉参加的一个酒局上,大家不自觉地谈起了孩子的教育。然而,乌镇市长伽马却以一颗坚强的心说:“我也知道我的孩子是在缺氧状态下出生的,比内地的孩子要笨得多。不过,我还是想要孩子,重要的是他在我身边。”

    伽马市长的话可能代表了许多已经离开、留下并返回的藏人的愿望。他们来自一个几乎没有记录也没有帮助的时代,突然被塞进这个充斥着轰鸣机器的膨胀的现代世界。网友通过屏幕关注藏区,无法深入到藏区生活的每一个缝隙。没有人能看到每一个普通藏族人突如其来的平淡无奇的无助和悲伤。

    穿过这个大门,就是丁真的理塘。/图虫

    穿过这个门,就是定镇理塘。/Tuworm

    丁真去世后,

    “虽然很多藏族年轻人无法准确描述出现代化如何冲击他们的生活,但在他们心里,还是能够隐隐感觉到藏文化的东西在慢慢消失。”

    自舆论发酵以来,丁真仍不时出现在微博热搜上。显然,他已经被颜值之外的太多意义所负载。他是外人探索西藏文化的入口,代表了藏区基层扶贫和文化旅游发展的显著成就。

    网友们通过丁真消费藏区和藏族文化,但这种被社交媒体拼凑美化的藏族想象,与那些曾经无缘无故把西藏当成精神圣地的浅薄思想并无二致,一旦去了西藏,自豪感倍增。

    不管丁真红不红,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还是要面临同样的生存考验。

    唐热之后,“背包书记”任敏和他身后的很多扶贫干部被网友扒出多年,让人大跌眼镜。其实藏区也有很多类似的贫困县在默默努力。

    在陈莉莉当老师的那些年,藏区有很多偏远的村庄没有路。要进入村庄,他们要么必须通过一座年久失修的独木桥,要么需要爬山。蔬菜和水果不能在那个地方生长,外面的材料也很难进去。入村后,一些驻村干部意识到村里的稀缺性,特别愿意为老百姓打工。

    一切,很多人都看在眼里,村民会直接问干部,不想让他们走。当第一次来到这个古老的村庄教书时,时任昌都行署副专员、党组成员马听到了这个消息。聊天中他说,西藏有很多干部只想简单真诚地做实事,但“山高路远”别人不知道,不愿意主动谈。当陈莉莉听到这些故事时,他的第一感觉是悲伤和不舒服。

    在藏区的许多地方,畜牧业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支柱产业。/图片虫当然,藏区的发展不能只靠基层扶贫干部的努力。越来越多走出藏区的年轻人开始回归,成为藏区发展的中坚力量。

    “虽然很多藏族年轻人无法准确描述现代化对他们生活的影响,但在他们心里,还是能隐约感觉到藏族文化正在慢慢消失。”马金玉意识到,近年来,很多藏族年轻人开始有意识地保护自己的文化,比如,他们会通过制作纪录片、电影来记录藏族本土文化,不愿意上学的年轻人自发去学习制作唐卡。

    扎琼巴刚出生于四川北部若尔盖草原,当过老师,大学毕业后北漂。然而,家乡草原一年比一年严重的沙漠化始终萦绕在他心头。最终,他放弃了工作,回到家乡,帮助村民治理草原荒漠化。

    据西藏。com,当时政府已经开始重视草原的防治,但各种治沙方案收效甚微,治沙的速度远不及沙漠化。为此,扎琼巴郎专门拜访了四川省草原科学研究院的专家,制定了一套独特的治沙技术和方案。

    他采用了四川省草原科学研究院的草种选配技术,使牧草更容易防风防寒。同时,为了提高草籽的成活率,他号召牧民把牦牛赶到刚种下草籽的牧场。牦牛不仅能踩在较深土壤中的草籽上,还能排出粪便,这些粪便可以用作肥料。

    这种传统的民间智慧治沙方法后来被青海其他县市引进。2017年,在中国鄂尔多斯举行的第十三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缔约方大会上,莫尼克·巴尔比秘书长称赞并呼吁推动这一“本土荒漠化控制”。

    青藏高原草地部分沙化,亟待修复。/图片虫保护治理后,文化旅游自然成为当地发展的重要课题。丁真走红几天后,理塘县政府立即召开了丁真未来发展的内部会议。县政府和文化旅游局齐心协力,将丁真纳入国企管理,使丁真免于被互联网的大浪吞噬。

    等深线显示,2020年也是理塘把发展旅游业作为脱贫攻坚第一步的第四年。2015年理塘县所有乡镇公路通畅率均低于20%。五年后,理塘摘下了贫困县的帽子,建设了一系列4A级旅游景点,还通过招商计划引进了不少商铺。人们的生活水平已经从缺水缺电,到了终于可以买咖啡和甜点的地步。

    在云南和西藏经营松赞酒店的智士奇林,是一名在北京读完大学后回到香格里拉从事旅游的80后学生。据致仕麒麟介绍,松赞员工以年轻人为主,大部分是大学生和本科生,而年龄较大的导游和司机,在进入旅游行业之前,有的做保安,有的开货车。员工还可以定期接受职业培训,包括计算机操作和英语课程。大约30%~40%的员工已经能够简单地与外国游客交流。

    与十几二十年前相比,随着交通网络的铺设和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现在藏区的年轻人在家乡有了更多的工作选择和职业培训。

    俯瞰理塘县。/图虫藏区的传统文化与现代城市文明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正是在这样的冲击和碰撞中,藏族年轻人尽力平衡问题,寻找出路。相比之下,外界对他们民族文化的刻板想象和追求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人类,还有人类共有的东西,人类的欲望和人类的弱点。他们不应该只是被动地成为人们对西藏想象的载体,这是不公平的。”在藏区生活一年后,这是陈莉莉对藏区人民最大的看法。

    [1]《过去:冰川脚下西藏生活编年史》陈莉莉。广东人民出版社。

    [2]《棕皮手记》于坚.东方出版中心[3]《顶流丁真和骑在鲸鱼背上的理塘》人物[4]《发现丁真》等深线[5]《“丁真效应” 前后,小县城理塘的幸运与等待》郑萃颖.界面文化[6]《藏区的雪域青春,是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永恒追寻》别任性[7]《丁真走红了一个月 我们分析数据后发现了这些秘密》新京报[8]《你一辈子都不愿进的工厂,是村小孩子的人生理想》陆一鸣[9]《扎琼巴让:让牦牛成为治沙的一部分》财经网[10]《“治沙行者”扎琼巴让:让黄沙变绿洲》中国西藏网[11]《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国务院[12]《独家采访:走进丁真家!》电网头条[13]《青海:“精准扶贫”帮助20多万名群众实现脱贫》新华社[14]《西藏自治区“十三五”时期脱贫攻坚规划》西藏自治区发改委

    新周刊瓦特深度工作室出品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微信更改推送规则点击【在看】和【星标】在每一篇推送里,与新周刊及时相遇更改微信推送规则,每次推送点击【在看】、【星标】及时与新一期周刊见面。推荐阅读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这个泄露美国大选秘密的地方,藏着一代人的财富密码易建联没有成为姚明但这是一件好事下坠的中国编剧:从边缘文人到资本螺丝钉30年造桥往事:把珠江缝起来[/s2/]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22  点击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11国产精品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